澳门葡萄京
个人资料
凤凰赵凤宝
凤凰赵凤宝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3,083
  • 关注人气:5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散文故事连载︱中河轶事(原创)

(2020-06-14 04:40:02)

散文故事连载︱中河轶事(原创)

作者:赵凤宝

散文故事连载︱中河轶事(原创)

.

在那场运动中,我父亲虽然是资本家,但是,算得上是红色资本家。因为,在解放战争期间,父亲曾冒着生命危险,救助过中共底下党员。而且父亲在解放初期,就把他所有的房产作为福利分发给了他的雇工,等到公私合营,父亲的产业也就所剩无几了。

不管怎样,由于父亲的出身成分高,所以在那次运动中,他经常告诫我们,必须要老老实实做人。因此,我就被送到乡下度日过生活,记得有一年,比我小两岁的弟弟那时他十一岁,也在我姐姐家居住,不过三弟可没有我这么能适应那时的农村生活,他只居住了三天,便失踪了。中午大姐下工回到家里,怎么也找不到三弟了,后来听人说疑似在津塘公路上看到过他。大姐可吓坏了,大姐连忙跑到公路上,拦下公交车和司机说明了情况,便追了下去。当大姐在司机驾驶室看到三弟的时候,三弟就已经走到河东区大桥道了……

散文故事连载︱中河轶事(原创)

后来,复课闹革命了,我也稀里糊涂的升入了中学。刚刚回到城里,在农村玩野了的我,根本适应不了在城里的生活。好在那时也没有什么文化课可上,于是我还会抓时间去乡下和那些小伙伴疯玩。

记得那一年我刚刚学会了骑自行车,我就磨着我父亲,想骑自行车去乡下。十四岁的我,当父亲的怎么能轻易的放我一个人,骑自行车往返近六十公里去乡下,现在想想那时的父亲,不让我去是有一定道理的。可是,父亲架不住我软磨硬泡,于是父亲想通过考试,看我一个人骑自行车怎么样。通过父亲严格的考试,我终于被通过了。

记得那是个周日,家人都不需要工作。我早早的起床,把需要给我大姐带去的东西捆绑在自行车后衣架上,一切准备停当了,我吃过早饭,骑上自行车,开始了我有生以来一个人的远征。

不过那天真的很不顺利,刚刚骑到津塘公里二号桥附近,自行车就没啥气了。刚好有一个修自行车的,我和老板说,想打点气,经过老板的允许,我拿着一个打气的胶皮管开始给轮胎打气。那是我想,怎么这么奇怪啊?没有打气筒,胶皮管里的气是从哪里来的啊?,当我正纳闷的时候,耳边传来了一声炸响,唉!轮胎被我打放炮了!

散文故事连载︱中河轶事(原创)

这下我可傻了眼,这可怎么办啊?这是老板走过来看着我说:“小屁孩,打气不花钱也不能这么没完没了的大气啊!这是电打气,你以为是打气筒啊!家在哪里抓?你这是想去哪里啊?”我诺诺地和老板说明了情况,于是老板就给我开始补胎了。只一会的功夫,车胎补好了,老板说:“两毛钱,你带钱了吗?”我一听,有意思了,我昧着良心说:“大爷,我没带钱,要不您拿点我的东西吧?”这个老板可真好说话,他看了看我说:“算了吧,你走吧,不要钱了……

那天我带着一块钱,那时妈妈给我的,说让我在路上买完水喝和于哥方便的。在路上我真舍不得花那一块钱,到了大姐家的村口小卖店,我花五毛钱给我的外甥们买了五毛钱的糖块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葡萄京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