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葡萄京
个人资料
凤凰赵凤宝
凤凰赵凤宝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2,595
  • 关注人气:5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散文故事︱我记忆中的一位党委书记——陈泰(原创)

(2020-07-03 04:26:44)

散文故事︱我记忆中的一位党委书记——陈泰(原创)

作者:赵凤宝

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曾作为一名知识青年,插队落户到了,天津市东丽区小东庄人民公社,十年的插队生活,“清甸”这个小村落,已经成为我的第二故乡并且和那里的人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。几十年过去了,我还会时常的想起那些年的一些感人的故事——题记

 

散文故事︱我记忆中的一位党委书记——陈泰(原创)

我插队的小村子名叫“清甸”,清甸是小东庄人民公社最低洼的地方,每到夏季连雨天,“清甸”常常是汪洋一片。

一九七二年八月的一天,连续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,夜里生产队里的壮劳力,都顶着大雨去队里的菜园子地里排积水,此时的天色也渐渐地亮了。

社员们在队长的带领下,都去河边想办法排水了。我站在大道的路口望着田野里白茫茫的一片,到处都是水。原本绿油油的稻秧,现在只露出了一小节秧苗尖尖。

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,我挎着一个竹篮子,里面是我从各家收上来的早饭,与其说是早饭,其实就是一篮子玉米面贴饽饽,几颗大葱,一大碗虾酱,几个咸鸭蛋。

散文故事︱我记忆中的一位党委书记——陈泰(原创)

我在没膝盖的水里,慢慢地趟水向河边走去。然而此时,从河堤上趟着水走来一个人。这个人的裤管卷到大腿上,却急匆匆地向我走来。走到近前我认出来了,原来是公社党委陈泰书记,而他的裤子上全是泥巴,显然书记是滑到了,弄了满裤子的泥巴。

“陈书记,您怎么来啦?这么远您是走着来的吧?”陈书记望着我说:“你是这个生产队的?怎么称呼你?”“陈书记,我是这个生产队的,我是生产队的出纳兼仓库保管员,我叫赵凤宝。”陈书记挥了一下手说:“现在水淹的情况都这样吗?社员们都干什么去了?”我赶忙说:“陈书记,是这样的,我们全体壮劳力一夜都没有睡觉,都在忙着排水,现在社员们都在河边想办法排积水了,这不,早饭还没吃了。”陈书记掀开了笼布说:“怎么,你们就吃这些吗?平时你们都吃什么?”我笑了笑说:“陈书记,这饭食已经很好了。”陈书记说:“走,我们一起去河边……

河边排水渠口,社员们已经安装好了大口径水泵,这时候孟队长一声令下,开闸排水!此时的水车,水泵同时转了起来。我高声招呼着大家:“孟队长,各位叔叔大爷大哥们,公社陈书记来了!”陈书记握着孟队长的手说:“老孟啊,辛苦你们了,我谢谢大家!”孟队长:“陈书记,这是我们的本分,不用谢,我们是应该的,我们倒要谢谢您,从公社到“清甸”这么远您还来这里视察工作,挨摔了吧?”王队长用镰刀割了一抱青草铺在河堤上说:“陈书记您坐下歇会吧?您吃饭了吗?和我们一起吃饭吧?”一身泥巴的陈书记,在河边洗了洗手在身上擦了擦说:“好,大家一起吃饭……

散文故事︱我记忆中的一位党委书记——陈泰(原创)

这就是一位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公社党委书记,每当我去看望“清甸”的那些老人们,也会时常的聊起那天的事情。几十年过去了,我们的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曾经的“清甸”早已不复存在,而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高速公路和高大的立交桥,还有不远处高楼林立的新市镇。

今年七月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九周年的诞辰。中国共产党九十九年的历史里,润涵着那些曾经为这片土地,流血流汗为之奋斗一生的普普通通基层党员干部们。在东丽这块土地地上,遍布着他们的足迹,有他们流下的血和汗水。几十年过去了,一位基层的党委书记——陈泰,还有多少人能记住他……

声明:本文真实可靠,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虚构!文责自负!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葡萄京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