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葡萄京
个人资料
东镇碑林
东镇碑林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1,880
  • 关注人气: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葡萄京
正文 字体大小:

隋文帝和东镇祠

(2015-06-21 13:08:40)
标签:

文化

分类: 东镇史话
隋文帝杨坚,继南北朝的长期动乱之后,终于得以重新统一了全国,成为隋朝的开国之君。真命天子,按照传统志书的说法,皆生有异相。比如《隋书》上就说文帝“为人龙颜,额上有五柱入顶,目光外射,有文在手曰王,长上短下,深沉严重。”还说小时候母亲抱着他,忽然见他头上长角,身上长出麟甲。连周太祖见了,也叹口气说:“此儿风骨,不似代间人!”可是这样一个生就帝王之相的人,在成为九五之尊的过程中,亦须心怀诈术,先大诛杀而后定。所以他在周静帝一让再让,派出百官做说客,自己一推再推,实在推不出去的情况下,才“乃受焉”,其实心里是很不安稳的。所以他在登基之后,多说符瑞,尤为注重修改完善以祭天祭祖及山川大地为主要内容的礼仪制度,连好不容易抢到手的传国玉玺也改名受命玺,以证明自己做这个皇帝是受命于天。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,“诏东镇沂山,并就山立祠”,这就是东镇庙的前身东镇祠。

  隋文帝的这种心理状态,在《隋书》中亦有记载。如《礼仪志》上就说:“初,帝既受周禅,恐黎元未惬,多说符瑞以耀之。其或造作而进者,不可胜计。”都跟着来捧这个场,营造了一种盛世气氛。然后,便诏命牛弘、辛彦之等人根据梁及北齐的《仪注》,对五礼进行了重新修订。五礼,包括吉礼、凶礼、宾礼、军礼和嘉礼,其祀鬼神祀天地山川之礼都属于吉礼。其中岳镇海渎之祀隶属于吉礼中的地礼。现在有个普遍的看法,沂山为五镇之首的说法始于隋,即从隋代以后,帝王在五镇的祭祀诏书中把东镇沂山列在首位。实际上自南北朝,在郊祀之礼中已经把沂山排在其他镇山的前面。如在梁制中的从祀顺序是五官之神、先农、五岳、沂山、岳山、白石山、霍山、无闾山、四海、四渎等;陈制从祀亦准梁旧,也就是说排名次序和梁制是一样的;后齐制,其神州之神,社稷、岱岳、沂镇、会稽镇、云云山、亭亭山、崧岳、霍岳、衡镇、华岳、太岳镇、恒岳、医巫闾山镇等,并从祀,紧随泰山的后面,且在其他镇山和岳山之前。隋朝的宗社承于北周,北周的祭祀之礼多依《礼仪》。但隋文帝这个人自以为受命于天,自然要“欲新制度”,以示与南北朝这些杂七杂八的短命王朝不同。到了隋时,一个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把圆丘和南郊,方丘和北郊区分开来。而在此之前,“圆丘之祭,即是南郊;南郊之祭,即是圆丘。”北郊作为吉礼中的祭地之礼,亦称方泽。另外,隋朝的古礼,又有大祀、中祀和小祀之分,岳镇海渎,位列五祀四望之中,为中祀。

  隋文帝诏封沂山,是在登基后的第十四年,即开皇十四年闰十月,“诏东镇沂山,南镇会稽山,北镇医巫闾山,冀州镇霍山,并就山立祠。”正式把沂山排在了首位。同时受诏封的还有东海、南海、四渎、吴山等,皆“并取侧近巫一人,主知洒扫,并命多莳松柏。”尤为值得一提的是,其诏封沂山,是在去泰山之前。当时天下已经太平。这一年,“群臣请封禅。”可是文帝表现得非常谦虚,在晋王广率百官抗表固请,牛弘、辛彦之等创立其礼的情况下,仍逡巡其事,说:“此事体大,朕何德以堪之。但当东狩,因拜岱山耳。”在第二年,即十五年春,行幸兖州时,才来到泰山,且仅仅是以郊祀之礼祭拜了一下。

  隋文帝诏封沂山,就山立祠,传统的看法是建在了山半,法云寺的旁边。如1998年版的《东镇沂山》一书中就说:“由此可知,泰山祠于隋初迁于山半法云寺侧,称‘东镇沂山神庙’,且委近巫一人,主知洒扫,进香开庙,春秋二祭。”其实是一种附会和猜测。王新生先生认为,得出这样的结论,可能是从“并取侧近巫一人”中推理而来。可巫是道家的称谓,取侧近巫,指就近找了旁边的一个巫师,而不是和尚,认为建在法云寺旁边是没有道理的。但也绝非现在这个位置。如《光绪临朐县志》中就说:“东镇沂山神庙,在县南八十里沂山之阿,山有庙,自隋始。旧在山椒,去今址甚远。宋代移建今地。”并没说明白在什么地方。而且在后来的赵匡胤钦建东泰庙的传说中,也说明所选并非此地,而是一夜神风,把备好的准备建庙的材料刮到这儿的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前一篇:魏文帝之谜
后一篇:细说郭雀儿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< 前一篇魏文帝之谜
    后一篇 >细说郭雀儿
      

    澳门葡萄京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